北疆美丽的”百合“-谭成英
2007年06月20日  来源:黑龙江生活报 关键字:美丽 医生 百合 【
 

  我很喜欢百合,喜欢它平凡中的高贵。百合长在北大荒的原野里、山坡上,料峭的早春来临时,它便从埋在地下的圆形鳞茎里抽出剑形的绿叶,初夏时叶腋中伸出花枝,上面缀着六瓣形的花朵,那花多数为淡淡的白色,还有红色和金黄色的。百合总爱低着头,在风中摇曳,花蕊中散发着幽香。它虽然不如达子香开得那么如火如荼,也不如芍药那样风韵绰约,可百合的“可用性”是它们比不了的,花不仅具有观赏性,那埋在地下的鳞茎是可食用和药用的。清炒百合,甘甜滑爽,是很讲究的菜品;百合又是名贵的中药,可润肺止咳,清心安神。

  地处黑龙江畔的逊克小城往西六七里处有一座百合山,那山并不高,以漫山遍野盛开百合花而闻名。山下有一个小村,叫百合村,却因出了位乡村女医生而远近闻名,那医生名为谭成英,被誉为“北疆美丽的百合”,是位四川宜宾的下乡知青。

   出县城不远便看到了悠悠白云下那座绿葱葱的小山,近行时看到了山坡上星星点点的黄色的、紫色的和白色的小花,却不见我心仪已久的百合,也许花期已过,花瓣已落入尘泥了?路上我有些疑惑,谭成英这位四川姑娘怎么跑到了北大荒?再说,她竟在离县城这么远的地方自己开医院,能有人去吗?

  进了百合村谭家卫生所的小院,让我大吃一惊!门前院内都停着车,有农用拖拉机、蹦蹦车、自行车、摩托车,还有出租车。候诊的人从屋里排到门外,有老年人、有成年人,更多的是抱着孩子的妇女。我一问,有来自方圆五六十里的柞树岗的、西地营子的、东地营子的、松树沟的、干岔子的,甚至还有打出租从逊克县城来的。我问他们为什么跑这么远来找谭大夫?有的说,谭大夫医术高,看病让人放心。有的说,价格便宜,我们看得起。还有的说,谭大夫打头皮针,小孩儿不哭,少遭罪!

  穿了一身标准白服的谭成英从患者中挤出来,和我们握手。她个子不高,从那双晶亮的大眼睛和宽额头、高颧骨上可以看出她四川人的特征。她先领着我们参观正在扩建的医院,原来153平方米的诊所太挤了,她又扩建了63平方米的药房和病房,刚刷过的墙一片雪白,还打了玻璃间壁,陈设很规范,就要投入使用了。

  谭成英赶快对急患做了处置,给那几个远道而来的孩子扎上点滴,然后接受了我们的采访。她爽朗热情,不问自答。 “我‘不远万里’跑到逊克,就因为在宜宾看了一本介绍金训华事迹的小册子《边城晓歌》。当时我正在宜宾三中读初中。我们串联了一帮中学生到市知青办上访,其实巴山蜀水需要知青的地方很多,我们非要到黑龙江畔的逊克,要接下金训华手中的枪,保卫边疆!市知青办被我们闹得实在没有办法,只好和黑龙江省知青办联系,让我们108人分三批来到逊克插队。1976年春天,我们11个知青来到了当时没有一座砖房的百合村。那一年村子前后开了许多百合花,我们每天早上都采一大把插在窗台的玻璃瓶里,真的很美。秋天,我被村里派到县里跟上海医疗队学习,一个月后就回到村里就当了赤脚医生。为了提高医术,村里还让我回宜宾进修了妇科和儿科。”

   陪同我们的县里的同志说,谭大夫是全县有名的儿科和妇科专家,她干这行都快30年了,可能是全县时间最长的,要不每天都有这么多的人来找她!

  谭成英笑着说:“你可别夸了,当年我还逃跑过!到了1978年年底,知青开始大返城,看到许多上海知青都走了,我们四川的也挺不住了。11月20号那天,我们也坐着火车跑了。当时心里很矛盾,也舍不得走,但别人都走了,剩我一个人怎么办?结果哭了一路,回到家里更闹心。我被安排到运输公司,干着也没劲。听说我走了,村里赤脚医生的位置也没人接。我晚上总是失眠,一闭上眼睛就看到患者和家属们渴望的目光,最多的是孩子和母亲的目光。一年后的1979年11月26日,我告别了年迈多病的父母和年幼的弟弟,又从宜宾回来了,回到了逊克,回到了百合村!”

  “是爱情的召唤吧?”我们和她开着玩笑。“当然,那时我正和村里的陶严明谈恋爱,他是团支书,我是组织委员,总在一起开会,有了感情。不过我对他没有什么承诺,再说结婚了,为了返城还有离婚的呢!真的是太热爱农村医生这个职业了。那时村里缺医少药,妇女生个孩子都危险,我又受过专门的训练。城里不缺我一个人,可百合村太需要我了!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 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首页 前一页  1   2  下一页 尾页

收藏此页】【下载护理通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 相关信息:
·郭树忠--我国首例“换脸”手术医生
·塑身:六种婚前一个月紧急瘦身法
·感 激
·按下“爱心门铃” 社区医生立即上门
·美容宝典:七天就能美丽变白嫩
·耳朵上部最好不要扎眼
·小儿神经科 医生为什么要测量孩子的头围
·“白骨精”打造美丽孕期的6种武器
·守护生命中的那份美丽
·医生护士英语会话:中药
 图片新闻:

“驼峰天使”笑别人间

我爱上了我的病号(一)

燕赵护士扬威维和一线

急救中心的“芭蕾舞剧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