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神病医院护士:虽受歧视但精神充实
2007年04月27日  来源:华商网 关键字:护士 精神病 充实 【
 

  一提起精神病医院,相信不少人都会产生一  种既神秘又恐惧的感觉,那么,同样是社会中的一分子,谁又知道他们曾饱受白眼,谁又知道他们拥有怎样高尚的灵魂?让我们一起走近精神病院的护士们。

图为位于西安市雁塔区雁引路的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

  选择这个行业,既是偶然也是机缘

  28年前,卫校毕业的张思利意外地被分配到了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,时光荏苒,她已经从一个花季少女变成了一个拥有二十多岁孩子的母亲,面对这二十多年的生活,她是如何看待当初的选择呢?

  “当初刚从学校毕业,也没有选择的就来了精神病医院当护士,因为那时候是强制分配,自己不愿意也没办法,” 张忍利说:“但是现在看这个行业,我觉得没有什么可后悔的,既是偶然也是机缘,是个工作就需要人来干,这个过程中我感觉很快乐、很充实。”

  众多的男护士是西安精神病卫生中心的一大亮点,大学毕业才刚刚3年的男护士李刚说出了自己的从业感受:“我当初来医院是因为就业比较困难,来我们医院最起码吃饭有保证,来的时候觉得心里有些憋屈,但家里没钱没关系的,也不容自己去选择,但是干了这三年,觉得也是挺好的。”

  对待精神病人,像老师更像保姆

  从精神病人入院的第一天到精神病人出院的那一天,所有精神病人的吃喝拉撒都成了医院护士的事。

  谢聪敏护士长说:“病人刚来,护士就得一路陪着病人去办手续,家属不愿意的事情护士都得做,比如帮病人洗澡。有些病人刚进来的时候比较兴奋,你让他睡觉他偏在那大喊大叫的,非常难管理,这时候就需要护士们加倍细心的去照料,就像个老师、像个保姆一样去关心他。”

  据悉,医院现在有精神病人400余人,然而总体护士却只有180人,负责护理病人的护士人数则更少,基本就是每2个护士管理50名病人,遇见有些犯病的病人就特别难处理,护士们都是有苦说不出。

  精神病护理室的李科长说:“护士人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,谁愿意来精神病院工作呢?这个行业是个被别人充满偏见的行业,我们的护士有时候一受委屈,就特别羡慕人家综合性医院的护士,拿的工资不见得多,做的工作却辛苦很多。”

  被病人打骂,我们已经习惯到平淡了

  平常的工作虽然辛苦点,但是却没有危险,精神病院护士却不一样,她们面临的是一些特殊的、失去理智的人,危险时时刻刻都会有。

  去年冬天,田护士长刚把一位新来的病人安置好,正要拖着一身的疲惫去办公室,可是这位新来的病人非常的兴奋,不愿意住在精神病院,问田护士长讨要钥匙遭到拒绝后,将护士长一阵暴打,脸部被打至充血,左腿腿骨被打骨折,在医院住了好几个月才能正常上班。

  还有一次,护士长谢聪敏给一个病人点烟(医院的打火机是统一管理的),病人直接抢了打火机点燃了被子,要不是抢救及时,险些酿成火灾。

  然而这些,却都是很平常的事情。

  “在这里工作,那个护士没有被打的经历呢?这些事情太平常了,要让我们说典型事例那真是无从说起,"张思利护士长说:"其实这方面男护士更委屈,出了事情他们都是冲在最前面的,他们负责的男性病人发起病来也更难管理,被病人打骂,我们已经习惯到平淡了。”

  做了工作,最希望病人家属能理解

  “被病人打骂都没有关系,我们知道这是病,不是他的本性,”李科长说:“但是我们的工作不被病人家属所理解,就让我们很难过。”

  据记者了解,刚进医院的时候病人家属一般都不愿意自己的亲人受委屈,要单独住在一个房间,要特殊照顾。还有过这样的几个事例,为了治疗病人,不得已而采取了一些强制手段,但是这让有些病人家属很不能理解,甚至还跑到医院来打护士,造成了一些不必要的精神压力。

  “我们做精神科的一般承受压力能力都比别人强些,这样我们才能面对病人,把病人的病治疗好,要是带着情绪来工作,那时间长了谁都受不了,”李科长说:“时间长了,我们还是得到了社会各界的一些赞扬,如果这是回报的话,就对我们是最大的安慰。”

图为护士为病人做人工呼吸  

首页 前一页  1   2  下一页 尾页

收藏此页】【下载护理通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 相关信息:
·杨 磊--京城首位“男护士长”
·考试经验谈:如何顺利通过护士资格考试
·内蒙古优秀护士、优秀护士长受到表彰
·护士长在工作中进行管理应掌握的原则
·在苏州寻梦的白衣天使
·宁夏医院护理操作竞赛男护士展风采
·120苦劝伤者 小护士感冒了
·燕帽下的白衣天使闪耀着人性光芒
·06年执业护士考试《外科护理学》试题
·办理护士执业证书最后期限是6月1日
 图片新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