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看天使的脸慢慢地在改变
2007年04月10日  来源:中国护理网 关键字:天使 护士 微笑 【
 

  我是一名护士,在医院里从事一份普通的职业。然而得到了一个不简单的称呼,经过统计得出如下:“天使、护士、小姐、服务员。”天使变成了服务员,我的脸也在慢慢地改变。
  
  我爱笑,我以微笑面对我的病人,以我的温柔去抚平他们所受的痛苦。我是别人公认的“微笑天使”,曾获过许多的表扬。看着我的病人一天天恢复健康,看着他们脸上露出的笑容,我心里真的很开心,没有什么还能让我觉得当护士会如此的开心,会找到这样的价值。
  
  我是一个温柔的人,有人说我是一个好护士,我的确是一个好护士,善解人意,心思慎密。我护理过的病人没有为难过我,我也从没被病人骂过。我总是从他们的处境考虑,考虑他们的心理,那么我所有的辛苦都不算什么,只要能换来他们的笑容。
  
  我是一个好护士,但更是一个普通的人,从事一份普通的工作,有着自己的自尊,希望尊重别人也能得到别人的尊重。
  
  我是一个天使,是一个护士,但是,那都是过去式了。现在,我依然是一名护士,在深圳一所医院工作。

  这个城市,生活着许多高素质的人,所以,我们的称呼也得到了全面的改变。你看看,个个绅士风度,西装革履。你听听,他们开口叫你了:“小姐。”“喂,服务员。”我愣了,真的愣了,这是叫谁呢?虽然医院是医疗服务机构,可是我还真不能接受这样的称呼。我没法面对微笑,因为我的微笑就代表已经认同了这样的称呼。我也不能温柔地去纠正他们的称呼。
  
  我是一个人,一个正常的人,有着自己的感情和自尊。我会沉着脸告诉他们:“先生你找错了地方,这里只有护士,没有服务员。”我的脸变了,说话的语气也变了。
  
  且看看咱们现在服务时代的医院:
  
  时代越来越先进了,人的素质越来越高了,服务越来越好了,医护越来越不是人了。

  看过这样一篇报道:一所儿童医院的输液室窗外,每天放着一张凳子,干嘛?是用来逃跑用的,护士为小儿作静脉输液,一针没中,准备吧,手脚并用爬上窗,踩着外面的凳子逃命要紧,看得心寒,看得心酸,看得真想痛哭一场。我没被人打过,也没想过要逃命,毕竟在深圳还是存在着这些高素质的人,存在着许多的正人君子,乃是动口不动手。可是我没有并不代表别人没有。
  
  我们有一个社康医疗中心设在一处住宅区内,里面住着的可都是有钱人,按理说那一段的人应该是高文化高收入的人了,可是还会发生护士被人打的现象。其实,原因很简单,一名身怀六甲的护士为一位小朋友输液,小孩说痛在哭闹,小孩的母亲看着心疼,在这位护士的脸上给了一巴掌。
  
  这????是什么人道?许多人愤恨不已,我没有,我能怎么样,我只有哭,虽然挨打的不是我,可是我的心里或许比她还难受。
  
  工作上,我依然微笑,只不过我的笑是那么的职业,已经没有了感情。我说话的声音依然是那么地温柔,可是我已经换不回病人的笑容了,即使笑,也是嘲笑。我的脸已经完全改变了,我的人也在慢慢地改变,看着那些前来就诊的病人受着疾病的折磨,我真的也难受,真的想尽快减轻他们的痛苦,不想让他们受折磨,更不想让他们来骂我们,听着耳边那一些叫骂,我们又何尝开心呢?
  
  “这是什么狗屁医院,完全以钱为本。”
  “你们是什么天使?简单是狗屎。”
  “你们什么样的态度?我要投诉你。”
  
  我们不是天使,我们只是人,正常的人,我们也有一份爱心同情心,看看我们救过的病人,我们努力地救治,不想让他们的生命就这样结束,我们不顾其它的代价,只为了救一个与自己不相干的人。我们的救护车曾接回许多的三无人员,接来了检查用药也是一样也不误,可是病人好了,有体力了,跑了。我们不求回报,也不图你一句谢谢,但是至少你不应该再说我们什么都没做,不应该对我们凶,甚至骂我们。我们也是人,也是从事一份普通的职业,也是为了生活,为什么就应该要受到如此的遭遇?
  
  投诉已经成了病人的一种权力,一种习惯,你在抢救,说话速度快了,病人说“我要投诉你。”你正在忙,说一句“请稍等”,病人不愿意等,可以理解,可也不必要来投诉我们吧?
  
  我再也无法微笑了,我的语气温柔不起来了,心里想哭,真的想哭。


收藏此页】【下载护理通】【打印】【关闭
 相关信息:
·杨 磊--京城首位“男护士长”
·护士长在护理管理中应掌握的技巧
·合同制护士的管理初探
·护士把血小板献给我
·护士也能开“处方” 医院推出护理门诊
·挨打受骂是常事 爱是唯一的钥匙
·护士故事:好好珍惜每一天,活着就是幸福
·介于护士与保姆之间 二千医嫂站进社区
·SICU护士职业危害因素及防护对策
·护士工作量化考核在护理管理中的应用
 图片新闻: